愛讀筆趣閣 > 我的師門有點強 > 8. 金陽仙君洞府遺跡

8. 金陽仙君洞府遺跡

作者:木牛流貓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愛讀筆趣閣 www.bf365888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 筆趣閣www.bf365888.com,最快更新我的師門有點強最新章節!

蘇安然心中有些焦慮。
    
    從東方玉那里,蘇安然獲悉了不少的事情。
    
    黃梓不聲不響間,就把整個天庭遺址里的藏寶庫都給搬空了,所以他才有辦法和東方玉進行交易,東方玉才會毫不留戀的直接舍棄了“笑鬼”的這個身份。
    
    當然,黃梓構筑虛空戰場傳送門的材料,自然也是從天庭遺址的寶庫里搬出來的。
    
    畢竟虛空戰場當年就是天庭的這群人搭建的,所以此前為了維護虛空戰場,自然是有不少的修筑材料存貨,如此自然也就全部便宜了黃梓。
    
    甚至于,黃梓進入虛空戰場,也是故意留給金帝的一個破綻。
    
    因為他很清楚,只要他還在玄界,那么就算窺仙盟由暗轉明,也絕對不會跟他正面交鋒,畢竟玄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不管是金帝還是黃梓都不想把整個玄界都打塌,所以雙方肯定不會真正的出手。
    
    而比拼底蘊的廝殺,集合整個玄界的力量自然是能夠鎮壓住窺仙盟的,可問題就在于,隨著窺仙盟的出世,北州的混亂,東方世家再立新朝,自然是不可能徹底整合。甚至可以說,在這種各自為政的情況下,窺仙盟有的是壯大的機會,搞不好再這么拖下去的話,未來還真的很有可能被金帝給復辟天庭。
    
    所以,黃梓才會選擇離開玄界。
    
    進入虛空戰場一方面是為了救人,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逼金帝出手。
    
    因為一旦顧思誠、尹靈竹、長孫青等人回歸玄界,那么窺仙盟就是真的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,這種在蘇安然看來孤擲一注的行為,依舊充滿了極大的風險。
    
    稍有不慎,很可能到時候黃梓回歸所要面對的,就不是窺仙盟,而是仙界中人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尤其是,眼下北州、圣門島、滄瀾小秘境、中州等地,在窺仙盟傾巢而出的情況下,各有各的戰場,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夠來西州馳援,因此想要阻攔金帝開啟仙門,便只能依靠蘇安然一個人的力量,這對于蘇安然而言可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。
    
    但再怎么不輕松,他也必須得出手。
    
    因為此時就只剩他一個人還能夠前往西州阻止金帝開啟仙門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金帝在一片山林中緩步而行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凝視著眼前的這片林野,眼中有著難掩的興奮之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終于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他低聲輕喃。
    
    “一萬年了,終于還是找到了?!?
    
    金帝伸手朝前輕觸。
    
    但他卻什么都沒有摸到。
    
    不過,本就只有空氣的半空,無法觸碰到事物自然也是理所當然之事,可當這種情況發生之時,金帝的童孔卻是勐然一縮,似乎顯得有些難以置信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勐然拂手一掃。
    
    一股真氣波動瞬間從金帝的身上噴發而出,但卻并沒有撞上他眼中所見的那片光彩,反而是朝著前方破空而去,直接將這片林野給犁出了一條溝壑,周圍的樹木草地更是在這股真氣的沖擊下,直接化作了齏粉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的臉色,瞬間變得陰沉下來。
    
    此時此刻,在金帝散發著微弱光芒的左眼里,他能夠看到眼前有一片華彩,這片華彩散發著極其強烈的光芒,隱隱約約間有著非常特殊的氣息散發而出。
    
    那并非此界的氣息。
    
    此間或許只有寥寥無幾的幾人才能夠知曉這股氣息意味著什么,而很顯然金帝就是其中之一,所以他才能夠找尋到這里。
    
    那是仙界獨有的靈氣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因為某些未知原因的封鎖,所以這些靈氣并沒有散溢出來,倒是被封困在這一片小小的區域內,這一點從眼下只有一小片區域的草地生長得極為旺盛,但其他地方卻不受影響,就可以推斷出來。若非是知曉仙界氣息,且親身踏入到這處狹小的區域內,不管是誰途徑此處,都無法弄清楚這里的古怪。
    
    也正因為如此,所以上萬年來,西州途徑此處的修士不知凡幾,但卻沒有一個人知曉這里的隱秘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能夠找到這里,也是花費了一番極大的代價和極其長久的時間消耗,才最終定位這里。
    
    他知道,金陽仙君的洞府就在這里!
    
    而他要升起通條路,開啟仙門的信物便在這里面!
    
    可偏偏的,此時他卻是根本就無法進入,這讓金帝感到前所未有的惱火。
    
    只差最后半步了!
    
    “黃梓!”金帝有些咬牙切齒,身上的氣息宛如烈焰焚燒般,轉瞬間便讓周圍的花草樹木的水分全部蒸發一空,然后枯萎焦黃,然后更是被徹底引燃,化作了熊熊大火,“你以為憑借歸墟寂滅劍的時空流放,就能阻止得了我嗎?……天真!”
    
    烈焰越燒越勐。
    
    但身處于烈焰焚燒區域之中的金帝,對此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。
    
    周圍的火焰根本就無法靠近到他一米范圍內,反而是隨著金帝的氣息不斷散溢而出,這火焰燃燒得越發的熾烈。
    
    然后下一秒,只聽得一聲轟鳴炸響。
    
    燃燒的烈焰彷佛被某種特殊的力量所操縱一般,迅速倒卷而回,然后化作了一片火紅色的海洋。
    
    只不過這片海洋的燃燒范圍,卻只有非常狹小的一片區域,恰好便是金帝左眼里那片華彩所籠罩著的范圍。
    
    轉瞬間,幾天過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烈焰依舊熊熊燃燒著,但燃燒著的火焰卻是漸漸變成了金紅色,溫度甚至已經超過了上萬度,而且這個溫度還在持續不斷的提升著,火焰的色澤更是不斷的向著金色靠攏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一臉陰郁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,但他卻并沒有停止繼續向這片區域灌注靈氣的舉動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以自身的能力封鎖住周圍的空間,然后不斷的“拘拿”靈氣填充進來,使得火焰的燃燒越發的精純。
    
    別人不知道金陽仙君是什么情況,但金帝卻是一清二楚。
    
    金陽仙君,乃是第二紀元天庭時期的一位大能,據說其血脈可以追朔到第一紀元時期——那個時期,乃是萬族紛爭的大世,族群以部落、血脈為信,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引起仙界的窺探,從而蠱惑打開玄界與仙界的通道,立下仙門道通傳承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雖不知道那個時代的具體情況,但他卻是知道,自第二紀元時期開始的妖族,實際上都是第一紀元時期諸多族群部落的后代血裔。
    
    歷史的變化所引發的問題,金帝無心探究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只知道,金陽仙君便是第一紀元時期金烏部族的血脈幸存者。
    
    而當年仙界與玄界的天門,便是金烏一族所開啟的,是以金烏一族被視為天庭象征,是仙界在玄界的代言人,乃是大日的化身。但在第一紀元時期,有大能屠殺了金烏一族,強行關閉了天門,打斷了通天路,斷開了玄界與仙界的連接,也因此導致天地規則大變,為玄界第一紀元的破滅埋下隱患。
    
    金陽仙君躲過了第一紀元的破滅,于第二紀元時期蘇醒,想法設法的重立了天庭,本是想再開天門,引仙界降臨,只是他最終低估了人性的貪婪,導致第二紀元時期的天庭被群起攻之,最終導致計劃功虧一簣。
    
    只不過,金陽仙君終究還是留下了一些后手。
    
    妖皇。
    
    第三紀元復蘇,作為擁有第一紀元最強部族之一,且又擁有仙界血脈的妖皇,自然是最快復蘇的。而知曉了當年天庭計劃失敗的妖皇,自然不會對人族有什么好印象,是以才有了第三紀元靈氣復蘇之時的人族至暗時期。
    
    但許是妖皇做事過于極端,又或者是因為其他的原因,總而言之天道不忍人族滅亡,所以才有了后來天宮、劍宗、靈山這三大最古早傳承的出現,讓人族迎來了新生。
    
    后來妖皇身死,自然一切皆休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誰也沒有想到,會有一個人僥幸獲得了妖皇隱藏起來的一部分遺產,并且成功的接引到了仙界的灌頂傳承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很清楚,一開始弱小的自己根本無力掀翻棋盤,所以才會躲在暗處一點點的蠶食壯大。
    
    原本,按照他的計劃,早在五千年前的時候,就應該開啟天門,讓仙界重臨玄界。
    
    可讓他沒想到的是,一位叫黃梓的天宮余孽居然橫空出世,打破了他的所有計劃,逼得他不得不另想他法。
    
    他不是沒想過殺死黃梓。
    
    可在玄界,他根本就無法出手。
    
    至少,在天門重現,仙界降臨之前,玄界的天道法則是無法承載他與黃梓的全力爆發戰斗。
    
    理由很簡單。
    
    玄界不允許有仙。
    
    按理來說,只要窺仙盟全力出手的話,那么多人也足夠圍殺黃梓了。
    
    但事實上卻并非如此。
    
    因為黃梓乃是玄界天道所認可的“五帝”之一,他能夠爆發出來的實力近乎于仙,所以別說是圍殺了,窺仙盟全員一起上的話,指不定都會被黃梓一個人殺光。正是基于這種風險,所以金帝才會選擇隱忍,只是他沒有想到,這一隱忍就是足足五千年的光景。
    
    望著眼前的烈焰終于徹底變成了金色,而且除了眼前的這片烈焰尚有溫度之后,方圓百里之內已經被凍結成霜,宛如幽冥一般,金帝的雙眸終于再度燃起了興奮之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黃梓!你阻攔不了我的!”
    
    伴隨著金帝的一聲怒吼,本是只有金帝才能夠看到的華彩陡然一炸,化作了一道沖天而起的華彩光柱。
    
    甚至因為爆炸所引發的沖擊波,金色烈焰呼嘯的蔓延沖出,將方圓百里內的“幽冥”徹底點燃,化作了一片金色火焰的海洋,一道百里之廣的金色光柱,勐然沖天而起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光沖天。
    
    卻是頃刻間便將整個西州上空都染成了一片金色,恐怖的氣息瞬間自天空中彌漫而出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座門戶,于這片金光之中,隱隱約約的浮現而出。
    
    金帝抬頭望著這座門戶,不由得發出了狂笑聲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天門現,仙界臨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這個紀元,即將在我手上迎來結束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蘇安然的內心,陡然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。
    
    他并沒有聽從東方玉的建議,放慢趕路的速度。
    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實力,橫渡州域自然不再需要專門去等待靈舟,這自然能夠讓他節省不少的時間。尤其是,他的內心有一種指引,所以他很清楚金陽仙君的洞府到底在西州的什么位置,這番趕路自然不會浪費什么時間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是,連續數日后的趕路,在蘇安然終于進入西州的疆域后,一股強烈的不安和慌亂感卻是瞬間籠罩在他的心上,甚至讓他潔凈的心湖都蒙上了一片陰影。
    
    “這到底是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就在蘇安然有些驚疑不定之時,位于西州腹地,卻是突然有一道華彩虹光沖霄而起。
    
    幾乎是光柱沖霄的瞬間,天空上便有了一種被洞穿的感覺。
    
    所有的云霧,更是瞬間就被排擠一空,呈現了萬里碧空的一幕。
    
    而緊隨其后,則是一道更加粗壯恐怖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。
    
    僅一眼,蘇安然便足以斷定,這道金色光柱怕是有上百里之廣闊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且金色光柱沖天后,便宛如病毒感染一般,迅速將金光蔓延開來,讓本是碧空的天空徹底化作了一片金色。甚至是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,整個西州的天空便徹底化作了一片金色,甚至這片金色的光澤還在不斷的蔓延開來,大有一種將整個玄界的天空都染成金色的意味。
    
    一種讓人顫栗的恐慌感,自金色的天空彌漫開來。
    
    蘇安然的童孔勐然一縮。
    
    “爹爹,靈氣!這方天地的靈氣在減少!”小屠夫驚呼出聲,“我……我能感到天地在哀鳴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轟——”
    
    天空的金光中,突然傳來一聲轟鳴巨響。
    
    但詭異的是,這巨響卻并不是在所有人的耳中響起,反而更像是在所有人的腦海里響起。
    
    蘇安然勐然抬頭。
    
    一座帶給人莫大威壓感的門戶,自天空的金光中,隱隱約約的浮現。
    
    在看到這座門戶的一瞬間,蘇安然的內心便突然有了一種明悟。
    
    這座門戶,正在由虛轉實!
    
    一旦門戶徹底化實,那么便可以被人開啟,而一旦開啟的話,到時候仙界與玄界便會再度連接到一起,屆時再想要斷開仙界與玄界的連接,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。而且自此之后,玄界便會成為仙界的附庸,成為被仙界予取予求的資源——正如玄界與萬界小世界那般。
    
    必須阻止仙界的降臨!
    
    蘇安然沒有絲毫的遲疑,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劍光,朝著隱藏在金光中的那道門戶破空而去。
    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    
    最近忙著打官司,心態很糟糕。不過我會爭取在這幾天的空閑時間里,把這個結尾故事講完的。
萝li精品资源无码|欧美性3D动漫XX2D|亚洲国产午夜精品理论片13|97SE狠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