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eufpe"><acronym id="eufpe"><u id="eufpe"></u></acronym></em>
<tbody id="eufpe"><noscript id="eufpe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• <th id="eufpe"><pre id="eufpe"></pre></th>
    <th id="eufpe"></th>

    <tbody id="eufpe"><noscript id="eufpe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愛讀筆趣閣 > 愛不逢時,老公晚上好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,感謝一路陪伴

  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,感謝一路陪伴

    一秒記住【愛讀筆趣閣 www.bf365888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 筆趣閣www.bf365888.com,最快更新愛不逢時,老公晚上好最新章節!

    “裴琳,你怎么了,臉色看起來不好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沒事,趕快吃吧,菜都涼了?!毙睦飬s在想著一百零八中拷問*!最好別對自己有隱瞞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書房的門被推開,黎勝睿抬頭一看,“老婆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趕緊站起來迎上去,好聲好語的哄著:“我跟何思穎真沒什么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掙開他的手,水湄眼一瞪,小臉一繃,“沒什么她會有你房門的鑰匙?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是樓下前臺給她的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們兩個不在一起,樓下的服務員敢給她鑰匙?你當我三歲啊,說吧,平時出差又有多少人給你送特殊、服、務?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頓時嘆氣,攬著自己老婆坐到沙發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掙扎了一下,覺得坐著氣勢不夠,騰的一下站起來,掐著小腰看著黎勝睿,“說吧,別告訴我沒有!”想想都覺得可惡,想當年自己也是被那么送給他的?,F在人家演繹著千年不變的戲碼……這種事是經常發生還是偶爾發生?他是接收了還是沒接收?接收了的話,到了哪種程度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一看裴琳一副惡狠狠的模樣,就想到了貓舔著鋒利的爪子,瞇眼看著老鼠,尤咬的形容還真是貼切,她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貓兒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但是臉上還是態度良好的說著:“有是有,但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還真有!”裴琳伸出一只手,顫抖的指著他,一副怒其不爭的模樣,“你嫌棄我了是不?厭煩我了是吧?我——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一看她急的快哭的模樣,心知不能太過分,趕緊澄清道:“我沒有怎么樣,他們送是他們的問題,我接不接受是我得問題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還敢接受!你——”裴琳四處掃了一圈,頓時想找武器對著他拍下去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趕緊起身抓住她的手,拿下她手里的文件,無比誠懇深情的將她摟在懷里,“我只有你!真的只有你!我都這樣了,連男人的面子都不要了,任你把我趕出臥室三天,老婆,別鬧了!我真的沒有對不起你,你要相信我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咬著下唇惡狠狠的瞪他一眼,手里拿起文件還想打他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??粗?,覺得這個時候的她,那一雙水湄眼嫵媚極了,很想把她按在懷里肆意憐愛一番……但是,當前的問題還是盡快解決的好,雖然知道裴琳不是真的生氣,只是心里不痛快想要發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按住她,嘆息一聲,解釋道:“那次不單她進來了,還有別人,我真沒跟別的女人獨處一室,我很清白,真的清白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斟酌著他臉上的表情,確定他沒有說謊后,哼了一聲,將手中的文件夾放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她跟我可不是這么說的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拉過她,將她抱在懷里,坐在沙發上,珍視的看著自己愛了這么多年的女人,“她怎么說的,把你氣成這樣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揮開他想要摸自己頭發的手,“她說她抱了你,你并沒有趕她走,人家說了,等著我們離婚呢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臉色微沉,眼里冷了下來,裴琳從來不是會無中生有的人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這件事我來解決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確定你跟那個女人沒什么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發誓沒什么,真沒什么。那么多比她好的女人,我的眼光有那么差嗎?再說,上次見到她的時候我根本沒認出來,要不是你提起,我都忘了有這么個人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那……那個柳家小姐又是怎么回事?!你什么時候又招惹了這么朵桃花?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哪個柳家小姐?”黎勝睿蹙眉,有這么個人嗎?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何思穎說那個柳小姐早就被你金屋藏嬌了……你說,你藏哪兒了?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胸膛上,撫摸著她的長發,說道:“我這一生,只藏過你這一個女人!唯一的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欲掙扎的動作,在聽到這句話后瞬間力氣消失無蹤,安安靜靜的將臉貼在他胸膛上,撇撇嘴,掩飾住心里那么點小小的甜蜜。其實她也沒生氣,就是家里沒有小普有些想念,所以將悶氣發泄在了他身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別瞎想了,有時間,我們做點有意義的事,嗯~我已經忍了三天了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沒有去德國,或者說在他沒有整理好之前,他不想倉促盲目的做決定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迪拜的酒店很漂亮,也很奢華,總統套房的陽臺上,可以看見下面的沙灘、綠化帶、游泳池,各種膚色的游客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個人開一瓶紅酒,靠在陽臺上細品,目光凝望遠方美麗絕倫的風景,對誰來說,都是一件舒適享受的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也不例外,的確是享受,但享受的同時有落寞。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錯,好像這一生都在被女人拋棄,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離開,初戀禁不住凌行云的魅力,與他分手,再次愛上的女子,愛的人不是自己。而唯一一個為自己生過孩子的女人,又悄無聲息的離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也不想勉強誰,雖然他有勉強的資本,如果愿意,凌行云會將初戀送上,就算是打斷她的腿。如果愿意,黎圣睿會被龍門下令清理掉,裴琳會被迫留在他身邊。如果愿意,趙莼沒有選擇的權利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但這些也只能是如果,因為他的性格使然,因此做不了太過勉強的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陪同副總一起到迪拜出差,工作完成后,副總放了他們一天假。既然有機會來到奢華的迪拜,自然是要感受一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用石油堆砌的繁華,用奢侈鑄就的輝煌,這里,是一片金色的王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金帆船酒店是它的標志之一,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七星級酒店。是迪拜的驕傲,它宛如一艘巨大而精美絕倫的帆船,倒映在蔚藍色海水中,隨時準備乘風破浪。除了別致之外,還提供全年普照的陽光和阿拉伯神話似的奢華。它坐落在離岸280米的小島上,必須經過專門的橋才能到達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有幸到迪拜的人,勢必會到那周圍看上一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其迷人的外景、獨創的造型、豪華的裝修、奢華的臥室、尊貴的禮品、以及清晨透過落地窗一眼望去的冉冉日出,有夜晚腳下細密的沙灘、恬靜的海水、茂密的棕林、碧綠的植物、周邊的美景,一切的一切宛如夢境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已經在這里待了一周,不可否認,他其實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在這里待了三天,卻從來沒有仔細的看一眼這個以奢華聞名的天堂,工作的緊湊繁重奪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。明天才是放假,然而今天她已經想去看看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穿了件白色抹胸長裙,長及腳踝,裙子是高腰的,在胸下收緊,裙子的垂墜感很好,走路的時候裙擺隨著風輕輕飄動著。上面還套了一件透明的小外衣,整體看來很舒適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的五官普通,可勝在皮膚白希細膩。她的身材不骨感,卻胖瘦得當,有東方女子的特質。最顯然的,要數那一頭漂亮的長發,看得出被她保養的很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在商場看中了一頂帽子,走過去,剛準備拿起來卻和別人的手碰到一起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收回手,對她笑笑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的心臟‘咚’的失跳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的縮回手,“你拿吧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也沒拒絕,拿起帽子,對旁邊的服務員說了幾句什么,服務員過來,凌旭將帽子和錢一起交給她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穿了一件白色的半袖襯衫,淡金色的長褲腰間系著一條白色的皮帶,腳下是一雙白色的皮鞋。遠遠看去,俊美的讓人窒息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真巧?!彼f著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呆愣的點點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的確是,好巧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不是德國,中國,而是在阿聯酋迪拜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服務員送上帽子和找回來的零錢,凌旭接過,將帽子遞給她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送給你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下意識的接過,幾秒后,才反應過來做了什么,臉上有絲懊惱和隱約的羞澀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笑了一下,“一起去走走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點點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迪拜的夜景很繁華,兩人之間的交流很簡短,情緒沒有久別重逢的激動,也沒有他鄉遇故知的驚喜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安安怎么樣了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看向天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有裴琳照顧,很好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淡淡的說著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會到這里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的神色有些黯淡,難道凌旭已經不愛女兒了嗎?雖然知道裴琳一定會好好對凌安,但沒有父母在身邊,畢竟還是少了很多東西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旅游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分開的時候,如同遇見時一樣平淡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走在街頭,吹著暖暖的風,長發隨風輕輕的飄動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回去的時候,趙莼站在街頭,有些迷茫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的堅持,到底有沒有價值,她放不下的,到底又是什么?是凌旭對裴琳的感情還是凌旭的身份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笑笑,這個問題已經想過很多遍,每一遍,都沒有答案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在一家面包店買了一些自己喜歡吃的面包,擰著紙袋子,上了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車子朝金帆船的方向行駛,路上有車子來往,擋住了馬路對面的趙莼,兩個人一個向左一個向右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副總給她們放了一天假,他們可以在這座奢華之城游覽一番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手里拿著相機,去往金帆船所在的方位。她一直覺得,這些奢華的東西都是只能觀賞的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海水的顏色很澄澈,趙莼沿著海邊慢慢走著,水里有她的倒影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將相機對著金帆船的方向,一步步后退著調整焦距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步,兩步……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然后,她站住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不要動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是熟悉的聲音,趙莼沒有動,靜靜的靠在他身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身上有一種獨特的味道,干干凈凈的夾雜著一點綠茶的清香,很淡,但很好聞。她一直認為他是喜歡喝綠茶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問你,你點頭或者搖頭就行?!绷栊裾f著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從來沒覺得有過去是問題,我經歷過兩段感情,第一段的時候還不懂愛,第二次愛上的時候,很認真,也很刻骨??上袗鄣娜?,所以我放手。遇到你,是意外,但從一開始,我就沒有排斥,我已經三十五了,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我想娶你,這不是責任,只是單純的想要娶你,想要和你一起生活。我不是一個多情的人,不會身邊有一個心里還想著另一個。我清楚自己的感覺,如果這一次你還是一樣的拒絕我,那么我祝愿你幸福。凌安如果你想她,我也會送到你身邊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等了十分鐘,趙莼既沒有點頭,也沒有搖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苦笑了一下,轉身。趙莼猛的抓住他的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***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晚上的時候,來出差的幾個工作人員有一個聚餐,趙莼帶了凌旭一同過去,同事頓時驚為天人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臉上淡淡的笑容一直沒散,飄蕩著小女人的羞澀和幸福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些事順理成章的就發生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聚餐的地點在趙莼所住的酒店,吃完飯凌旭沒有回金帆船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兩個人坐著電梯上去,電梯的門锃亮如鏡,清晰地映出凌旭的黑眸晶亮深邃,趙莼慌忙地低下頭,慧黠的大腦中一片空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也不知是怎么出的電梯門,他牽著她的手,沒有松開,走廊上的地毯很松軟,趙莼卻覺得腳下像在打滑,站立不穩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半環住她的腰,另一只手打開門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沒有急于開燈,而是回過身,抱起了趙莼,腳輕輕把門踢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聽到門鎖‘嚓’地一下,趙莼的臉突地就紅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不是一次同處一室了,但這次和哪次都不一樣,心跳的格外激烈,身子發軟,提不起一絲力氣,也許是她不想提,也不想那么清明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有些事不是想控制就控制得了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人不可能永遠活的那么理性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在趙莼做手術時就見過她的身子,但那時沒有一點點的欲念,趙莼的衣衫在他的指下一件件褪去,室內的溫長很高,可她卻在顫抖,他抱著她放平在松軟的床上,掌下感觸到趙莼的身體,全身的血液突地全向一個地方流去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是羞澀的,對情愛也不見得熟練,但當羞澀演變成欲時,無比地純真,火熱,這帶給凌旭強烈的感受,他的身子前所未有的的強硬,緊繃,骨子里迸發出從未有過的激情,整個人幾乎在愛的沖撞中昏迷過去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脫掉衣服,他的體型有著雕塑品的線條和硬度,其健碩和持久的程度和他的外表一樣讓人情不自禁淪陷,他對趙莼的憐惜和呵護,用一種好像是自虛的方式輕柔地包裹著,他不在意自己是否快樂,他想取悅趙莼,想趙莼與他共享這美妙的時刻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沒有讓他的苦心白費,那一聲聲細細碎碎的嚶嚀,讓他再也忍受不住,他托起她的腰,奮力地沖撞著,帶著趙莼一同到達了幸福的天堂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愛你!”激情緩緩地褪去,換之是滴水般的溫柔,他的手撫摸著她的腰際,彌補這剛才激情之中的一些小小的疏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凌旭……”趙莼疲倦地趴在他的懷中,柔成了一江秋水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房間里慢慢安靜了下來,一些小小的情緒彌漫在其中,最終變成了一縷輕煙,融化在夜色之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相逢,不是恨晚,便是恨早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太早遇上你,我還不懂得愛你、珍惜你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太晚遇上你,你身邊已經有另外一個人,恨不相逢未嫁時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有沒有兩個人能在適當的時候相逢呢?概率很小,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認為他現在和趙莼相遇的時刻就是剛剛好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夜,他都沒舍得合上眼,把趙莼不留一點縫隙的嵌在懷里,帶著滿心的感動和欣慰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這是他在心里盼望已久的,一份踏實的感情悸動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凌旭幸福地吻著趙莼的發心,替她掖好被角,把她往懷里又拉了拉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曙光從窗簾的縫隙間投進房內,在空氣中折射擊出五彩的光芒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懷里的趙莼閉上眼,嚶嚀一聲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昨晚的歡愛,耗去了她太多的體力,她疲累地進入夢鄉,睡得非常香。她緩緩的睜開眼,背后傳來的熾熱的體溫讓她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。全身僵直,緊張得幾乎凝固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早!”凌旭輕撫著她的手臂,讓她放松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閉了閉眼,羞澀地轉過身,勇敢地對視著凌旭灼灼的目光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親愛的,你快樂嗎?”凌旭溫柔地看進她的眼波里,他的眼眸黑亮黑亮,目光清澈而純凈,有種綿延的譴惓在其中,仿佛落在宣紙上的一滴墨,氤氳而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的心輕輕地,輕輕地,怦然一動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下意識地點點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攏在掌心,握牢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趙莼,跟我回去,嫁給我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仰起臉看著他,有點驚訝。這是求婚?睜大眼睛,好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窗外的東陽,燦爛而明媚,等不及的把室內全部照亮了,她有點眩暈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現在床上確實不是個好的求婚場所,凌旭覺得自己太心急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兩個人起床后,沖了澡,又收拾了行李,直到近中午才出了房門,趙莼的上司和同事都露出了然的微笑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趙莼臉紅紅的,不太敢看別人,怎么的也像做了件壞事。凌旭卻生怕別人不知他和趙莼的關系已經上了一層樓似得,去過餐廳都要牽住她的手。一餐飯,是關心備至的照應著,讓人一看就是親密情侶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這樣刻意的表現,趙莼早就沒清譽可言了,想想,索性就落落大方點。這一大方,也接受了凌旭親昵的舉止,接受得非常自然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飯后,凌旭找到趙莼的上司交談了幾句,上司看著趙莼點點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臨行的時候,副總要求趙莼留下,趙莼看到凌旭微笑的面容,嗔怪的瞪了他一眼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覺得這里的環境不錯,完全可以度蜜月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***&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接到凌旭和趙莼婚訊的時候,裴琳一愣。但一想也釋然,凌旭說出去旅游,她就想到可能是去找學姐,但幾個月沒有消息,她也疑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想的到他們會走在一起,但沒想到地點會在迪拜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現在先去訂機票,然后再準備禮物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當時她結婚的時候,凌旭送的是他產業中的百分之五十股份,當時她還不知道,一直到黎勝睿告訴她。禮物當然不能退回去,有了小凌安的時候,裴琳想著以后將股份還給凌安,現在她暫時先保管著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送什么禮物好呢?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頭疼,總不能自己也送家產吧?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訂什么機票,飛機早就準備好了。禮物嘛,你就直接把你家黎恕送給小凌安當老公,比什么都有誠意……”尤咬手里抱著紛嫩嫩的睡美人,不屑的挑眉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伸手戳了戳美人兒的臉蛋,美人兒被弄醒,不耐煩的睜開一雙水汪汪的眼睛,粉粉的小嘴張開,打了個哈欠,不屑的看了尤咬一眼,朝媽媽伸出雙臂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丑死了,每天只知道睡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尤咬看不得有人無視他,就算是這只懶蟲也不行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哥……哥~~哇……”小黎素聽到有人說她丑,扯著嗓子哭了起來,小嘴里奶奶的叫著哥哥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妹妹的哭聲比什么音效都強。黎恕趕緊從浴室出來,披了件衣服跑下樓,冷著臉從尤咬手里將妹妹奪回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惹她哭了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冰冰的聲音一點也不像出自四歲孩子口中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KAO,一群小白眼狼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轉身去抱滿地亂爬的凌安,誰知道凌安看著尤咬過來,就快速的爬走,連一分薄面都沒給他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壞叔叔,他會拎著自己的腳倒過來,還會吼她,所以她要快點爬,不要他抓??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面不改色的坐在沙發上繼續思考她的問題,對家里的小規模騷亂視而不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下班回家,看到孩子們雞飛狗跳,如常的在客廳坐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在想凌旭和學姐結婚,該送什么禮物比較好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黎勝睿斜靠在沙發上,看著裴琳煩惱的樣子,慢慢的揚起唇角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勾勾手,示意她坐到自己身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瞥他一眼,沒動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過來,我幫你想?!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成功的將小白兔誘到自己懷里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不知從哪里拿出一只藍色的首飾盒,送到裴琳眼前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打開看看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裴琳疑惑的接過,掀開蓋子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精美的盒子中央,躺著一只流光溢彩的翡翠吊墜,細一看,有些眼熟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-本章完結-
    在线观看免费播放av片

    <em id="eufpe"><acronym id="eufpe"><u id="eufpe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<tbody id="eufpe"><noscript id="eufpe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• <th id="eufpe"><pre id="eufpe"></pre></th>
    <th id="eufpe"></th>

    <tbody id="eufpe"><noscript id="eufpe"></noscript></tbody>